<acronym id="co0ac"></acronym>
<rt id="co0ac"><small id="co0ac"></small></rt>
<rt id="co0ac"><small id="co0ac"></small></rt>
<acronym id="co0ac"></acronym>
首頁  |  OA系統  |  企業郵箱  |  加入收藏

西安雅荷易生活科技股份有限公司

您現在的位置:首頁 > 動態資訊 > 業主心聲

春天何需下江南!

作者:    發布于:2018-3-26 15:21:26    文字:【】【】【

雅荷春天正如其名,有那么一點兒雅,尤其在這個春天來臨的時刻,花園雅興就更加濃郁了。無論從南門還是北門走進去,優雅的小道到處可見開放的或正萌芽的花朵,這些花兒把花園裝飾得一派美麗溫馨。當年,這些花樹就在花園落成時,一起從花農的花樹林里整裝遷入的,跟我一樣,春夏秋冬,花開花落,如今算起來也該有十幾年的客居生涯了。

除了春天里花兒齊放的美,春夏秋冬,花園里也總會給人一身輕松的悠閑。那些用方磚疊出來的彎曲走廊、林間小拱橋以及圓頂閑庭,走在那里猶如走進了江南春色里。若在節日或周末,在那些雅的地方總能見到青春靚麗的女人和可愛的孩子們,她們閑庭信步,孩子們歡天喜地、盡情地玩鬧,我見了這些,心情遠比南邊櫻花園里的光景好多了。櫻花園!那是一片何等的光景!想起來真有點天上布滿星,月亮亮晶晶,生產隊里開大會!的感覺。

對我來說,我更喜歡雅荷的那片小廣場,每當夜幕來臨時,便成了女人們跳舞歡樂的天地。每次當我游完泳經過那里時,總要悄悄地看上一番?粗齻兇┲y一的服裝,看著她們整齊劃一的抖動,看著她們努力扭動的腰身,大媽級的年齡竟還是激情猶存,從她們的舞動中能感覺到她們此刻的愉悅心情。尤其最前排身材高挑的領舞者,她們更是小心做好每一個動作,她們似在竟相比論著身材和舞姿。她們與日俱進地變換著舞式,最近,她們跳的像舞又像操,仔細一問,才知是僵尸舞。小小廣場一批僵尸晃動著,機器般直來直去生硬的動作,名為僵尸,實不為過。從前排望到后尾,她們的身材和舞技也是從好到次,以次排列著,最后幾個就是牙牙學舞的老太太了,她們胡亂比劃著,節拍總遲后一里路,但信心十足,竟也是同樣的不亦樂乎,好像剛剛嘗到大媽舞的滋味,小小廣場,濃烈地散發著歡快氣氛,正像舞曲一樣,歡樂中國年啊。

無論何時何地,只要有了孩子,只要有了少男少女,那里就會一派活力生機,就會變得歡歌笑語,就會變得輕松美麗。雅荷春天也是一樣,除了滿園春色的花兒外,所謂雅還在于住著一幫花季般的西安中學學生。每個清晨,他們穿著紅藍相間的美麗校服,踏著輕盈矯健的步伐,總是首先將寧靜的花園催醒。傍晚,在某個樓群里偶然會飄來優雅的琴聲和管樂聲,樂器流水般嫻熟的演奏技巧讓我這位老人聽了,幾天不敢再去弄笛。

不過,事情不總是這樣,有時也有增強我信心的時候,那是在我聽到坐在廣場石階上支拉著胡琴的老頭拉出的聲音后。人以類聚,那老頭跟我一樣,胡琴也是野路出身,從中我悟出點青出于藍而勝于藍真實含義。有一個晚上,跟他合奏過一次,不幸的是奏了沒多久就引得樓上一位女人匿名大喊,別弄了,要睡覺了!,我一看表才九點,睡覺!可能另有別意吧,只聽胡琴老頭罵道:“瓜慫!日吧叉!,我們就不敢再與擾動,毀了她的盡興。

除了胡琴老頭,有一天周日,沒想到花園突然來了位吹笛老頭,笛子吹得很溜。我當時是正站在衛生間吹笛的,忽然從樓下傳來揚鞭催馬,技巧流暢,我停下來悄悄望了望樓下,完全被他吹出的馬蹄聲嚇住了。笛子或二胡,無馬不快,賽馬,戰馬奔騰,萬馬奔騰,牧民新歌以及揚鞭催馬,都是屬于快速高技巧的曲子,這時竟傳來揚鞭催馬,還是那樣行云流水,直接把我催倒,我放下笛子就沒有再吹下去。

我有點氣喘吁吁地頓生危機感,那個老頭像一只猛鷹突然入侵了我的領地,讓我像只小小鳥,在一角安靜地哆嗦著。自那次后,那個老鷹就不再來過,于是,我又放心大膽地吹了起來,并從此后,我起早貪黑越發加緊練習,決心下次再見到他時,把老鷹拿下。拿少男少女的膽沒有,拿下個把老頭老太的決心還是有的。雖說如此努力,似有點本著與人斗其樂無窮的樣子,但要獵鷹并非易事,況筋骨與日俱老,技巧這東西畢竟不能幾日速成,還是讓老鷹先飛一會吧。

雅荷的物業也有那么一點雅字,隨叫隨到,每當大雪封路,他們都是冒著寒冷一大早清掃,保潔員總把樓道弄得干干凈凈,保安也是盡心盡責,園林人員把花樹打理得有模有樣,物業一時還把地上的下水道蓋作了精心的畫作,是他們讓我們生活在花兒盛開的園子里。

住在雅荷,春天我還需去哪里呢?

轉自雅荷春天業主美篇